洋葱新闻:龙纹身的少年:第037章-野王附体

2018-02-12

梓杨一怔,显然阿冲在暗示自己什么,低头看他表情,发现他正紧张地注视着棺材的方向,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危险正在来临。

此时的黎叔,脸上惯有的笑意早已不见,代之以狰狞的神情,加上蒙着纱布半边是血的脸,看起来尤其恐怖。

黎叔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好,一起死,一起死,我先弄死你们!”

说着,转身伸手问雷明顿要枪。却见那雷明顿一步一步往后退,脸上是一副扭曲的神情,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黎叔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说,“不就是瞎了一只眼,有那么难看么。”

雷明顿却不搭话,眼神死死地盯着黎叔背后。黎叔吓得背后一凉,脑门上寒毛直竖。缓缓地扭过头来,剩下的一只眼睛睁得跟鹅卵一般大。

本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羊胡子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,脸上一层黑气,双眼使劲上翻,露出的全是眼白,手脚直挺挺地立在那里,一点不像受伤的样子,手指尖沾血的地方,指甲却似乎在慢慢变长。

黎叔牙齿磕巴磕巴的直响,“诈、诈尸”,眼神瞟向阿冲。

梓杨扶着阿冲,恨恨地望着他:“你废了阿冲的武功,现在野王魂魄附身诈尸了,看你怎么办!”

虽然自己也跟这黎叔一样身处险境,但是看到黎叔如此惊慌失措,梓杨心中竟飘过一丝快感。

黎叔一边惊惶地后退,一边吩咐手下,“开、开枪。”

雷明顿咔嚓一声子弹上膛,“砰”的一声,巨大的枪声在封闭的石室里回荡,震得众人耳痛欲裂。

雷明顿大概是吓坏了,这一枪打偏了,砂弹在羊胡子肩膀上溅起一片血花,却只是让他身子歪了歪。

老者身子一挺,随即咯咯咯的走了过来,那姿势,绝对不是人类正常的走姿,直手直脚,似乎膝盖毫不弯曲——方才膝盖处中枪的地方虽然血肉模糊,但已经没有鲜血渗出,而且伤势并不影响他的行动……

黎叔继续磕巴着下命令:“打,打他头……”

剩下几个人似乎清醒过来,哗啦哗啦的拉枪栓,有些人直接举枪就射。洞里一片混乱。

梓杨急忙扑在阿冲身上用身体护住他,老王也是吓得蹲在地上。

只听砰砰砰数声枪响,火药味弥漫。几乎在枪响的同时,羊胡子突然厉声长啸,闪电一般窜到雷明顿跟前,这家伙还没有反应过来,羊胡子一只手已经捏住了他的喉咙,只听咯咯两声,雷明顿已经倒地气绝。

慌乱中不知谁碰倒了冷光灯,寒冷的光柱在洞中闪了闪,最终横在地上,在洞壁上映出一条条晃动的黑影。

其他几个人吓得也顾不得瞄准,枪声噼啪乱响,那羊胡子鬼影飘忽,一双鬼手或抓、或刺、或掐……只听一声声惨叫传来,山洞里鬼影重重,黎叔的手下一个个倒地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恐怖的叫声突然停止,就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灯光,依稀见得黎叔跟他那批手下已经全部趴在地上,眼见个个都是不活了,那山羊胡经过刚才一阵发难也终于油尽灯枯,现在似乎被人抽了筋一般,软瘫在地上。

阿冲示意梓杨扶自己过去看看,青冷的灯光下,那老者躺在地上,双眼浑浊,呼吸沉重,浑身上下都浸在血泊里。

这时老王也战战兢兢地爬了过来,梓杨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检查下身上有没有致命伤。”

老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、胸膛、裤裆道:“还好,要紧的部位都在。”

梓杨踢了他一脚:“我说的是这个老头儿!”

老王在老者浑身上下摸索了一番道:“没有受致命伤,但是流血过多。”

梓杨明白,这个时候除非有现代医疗器械急救,或许能保住一命,但是这荒山僻岭交通不便,送到医院起码也得一天时间,况且这密室石封,大家都难逃一死,只不过是先后问题罢了。

众人皆是黯然。

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勇气看那石棺内的野王尸体一眼。

这时候那山羊胡身体突然震了一下,梓杨抬头一看,阿冲的手臂正搭在他的头顶运气,山羊胡眼神中慢慢又有了些许生气。

梓杨心想,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。

山羊胡努力欠身,指着石室的一角,想要说什么。老王大喜,“有门?”

三步两步扑过去,左摸右敲,不得其门,回头有些懊恼地看着山羊胡,“都这时候了您老人家还有心情开玩笑!!”

梓杨连忙半搀半抱地把他抱过去,山羊胡艰难地在石壁上摸索了几下,用指节在某个地方敲了三下,停顿一会儿,又敲了三下。

只听隆隆的声音传来,这背后的山壁砂石纷纷碎裂,竟然扯开一条可以容一人进出的缝隙,看山壁两边有人工斧凿的痕迹。只不过这道门不知道多少年月没有使用,山石似乎都已经长到了一起。

老王跟梓杨面面相觑,两人都不敢上前,生恐里面有什么厉害的暗器机关。

阿冲轻声道,“这是生死门。我们进来的地方是死门,守陵者一旦发现有人入侵,触动机关,有进无出。守陵者与入侵敌人同归于尽。

我们面前是一道生门,如果守陵者能控制局面,就可以从这里遁出,但是为了防备墓内有变,或者被入侵者破坏,这道门只能通过暗号从外面开启。”

梓杨看这道门只有一人多高,厚达数尺,与山体融为一体。如果不是外面机关开动的话,在里面是万万无法突破的——不知道这么沉重的东西是靠什么机关提供动力。

正在这时候,突然从外面滚进一个黑色的物体,一下子扑到老者身上,嘴里呵呵有声,豆大的泪滴刷刷而下,正是老者那个小孙子。

老者此时已经无法出声,捏了捏小黑的手,示意他带大家出去。

老王背着老者,梓杨扶着阿冲,众人在小黑的带领下,在狭窄的走道里弓腰曲折行进,一直走了十数米,梓杨扭头四顾,只见这通道里灰尘、蛛网遍布,似乎有几百年没人穿行过。

过了一会儿,一行人来到一处石阶下方,小黑钻了上去,一会儿伸手下来拉众人上去。

众人出得洞来,眼前一亮——这摸索了半天,原来又回到大堂旁边的西厢房——厨房里。

原来这北方冬天烧炕,灶台后方一般都是用土坯垒的土炕,土炕是空心的,中间用土坯隔开一个个尺许左右的空间,既可以保暖又可以抽烟通气。这土炕的下方,有的人家用泥砖砌一个窖子,也有保暖的作用,一些地瓜、白菜什么的放在里面,一个冬天不会坏。

他们钻出来的这个地洞,出口就在土炕下方的窖子里,极为隐秘,上方只有一个两尺见方的洞口开在土炕下面,从外面往里看,根本看不出异样。

梓杨扶着阿冲,老王抱着山羊胡,小黑在前面领路,众人急急忙忙的从西侧室穿过正堂,来到东侧室。这里面的布置跟西侧无异,只不过多了一个简单的床头木柜,以及一些被褥之类的起居用品。

山羊胡嘴角渗血,示意小黑从橱柜的夹层里掏出一个陈旧的木箱,这个枕头大小的木箱全部是用木头楔成的,通体发黑,被摸得锃光,看样子有年头了。

老者抖索着手从木箱里拿出一个大拇指粗细、长条形的木盒,打开之后,里面是一排裹在棉花里的鸽蛋大小的蜡丸。老者从里面拿出一个,捏碎蜡丸,露出一个橘红色圆润有光泽的圆珠,吞下之后,闭眼。

隔了半响,老者的脸色有些红润了,睁开眼来,咳出一口黑血,哑着嗓子说:“多谢几位出手相助,才让祖宗尸骨不受恶人凌辱。”说罢又咳了一口鲜血。

梓杨忙道,“老丈您不要出声,我们现在就去送您到医院。”

老者摇了摇头说,“不成了,适才野王英魂附体,虽然帮我度过一个劫数,但是我已油尽灯枯、气数已尽。”

小黑跪在老者旁边,眼泪婆娑而下,老者闭眼休息了一阵又睁眼说道,“我刚才吃的是麒麟凝血,有起死回生之效,可以缓我半个时辰的寿数。那个黎天明说的不错,我这一去的话,所有秘密都将埋没,铁骑军数十代人,承载了八百多年的心血都将随我而去,我如果不把这个秘密传承下去的话,对不起历代列祖列宗毕生的心血!这上千年来的筹划,也都失去了意义。”

https://www.cnseoer.net/ 新闻话题 https://www.cnseoer.net/tencent/37349.html 55 2018-02-12梓杨一怔,显然阿冲在暗示自己什么,低头看他表情,发现他正紧张地注视着棺材的方向,似乎有什么巨大的危险正在来临。此时的黎叔,脸上惯有的笑意早已不见...
版权声明

1、新搜易讯网所发布文章均收集于热门新闻客户端APP专栏,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

2、新搜易讯网文章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遵守禁止商用及演绎 (CC BY-NC-ND 2.5 CN) 协议

3、新搜易讯网文章如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相关文章